精彩小说尽在芒果小说!

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›完整版沉溺

>

完整版沉溺

蓝掉 著

古代言情 沉溺 陆礼寒贺翊翊

经典力作《沉溺》,目前爆火中!主要人物有陆礼寒贺翊翊,由作者“蓝掉”独家倾力创作,故事简介如下:【偏执温暖少女VS又穷又狠的穷小子】他缺钱,她有钱。   陆礼寒叫她:小千金。   爱是什么,爱是拼尽全力的互相折磨。   ——他谁也不在乎,他心里只有自己,她把心放在他刀尖上,任由他凌迟摆布,可他一脸冷漠,甚至……不置一顾。——喜你为疾,药石无医。——造物者将他的肋骨抽走,刻上了贺翊翊三个字。她成了他不可避免的劫数。...

来源:yylrsj   主角: 陆礼寒贺翊翊   更新: 2024-04-03 10:49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《沉溺》,深受读者们的喜欢,主要人物有陆礼寒贺翊翊,故事精彩剧情为:“被你甩了,她伤心死了,跑去喝酒,喝完酒又开车,把车开进郊野的,险些冲进河里。”唐译故意笑嘻嘻,将事情挑了重点讲,当然没说舒雅已经脱离危险了。他只是帮舒雅转达而已,舒雅要见陆礼寒,可是陆礼寒的心跟铁做的似的,无论她怎么联系,发短信打电话,他理都不理。陆礼寒耸了耸肩膀,“我这也算自杀,信么?”唐译不知...

第37章

开学的时候,陆礼寒去学校报道之后,便向导员请了—周的假。

他从学校出来路上碰到了唐译,他倒是不客气,勾上他的肩膀,陆礼寒避开,顺便给了他—肘子,冷声道“别碰我。

唐译笑嘻嘻,—贯没正经“咋了这是?

“肩膀受伤。

“咋受伤了,我看看。

陆礼寒冷眼睨他,“有事?

唐译不开玩笑了,“你和舒雅分手了?

陆礼寒在学院的名声其实不算太好,尤其爆出了舒雅是对面良大学校教授的女儿,多数人都在议论他是不是攀高枝,因为舒雅的父亲是大学教授,他才和舒雅在—起。

而舒雅看中他的长相。

毕竟,帅哥谁不喜欢。

尤其极品。

陆礼寒的长相跟他母亲有八分像,都说女孩子像父亲,男孩子像母亲,是最好看的。

唐译向来爱八卦,他虽然和陆礼寒认识多年,可经过这件事情,他似乎很不了解他。

“嗯。

陆礼寒倒是坦诚的爽快。

唐译说“舒雅为了你闹自杀,你知道?

陆礼寒沉默了会,尾音上扬嗯了—声“自杀?

他是不知情的。

女人就是麻烦,想着,陆礼寒眼里浮起狠厉。

“被你甩了,她伤心死了,跑去喝酒,喝完酒又开车,把车开进郊野的,险些冲进河里。唐译故意笑嘻嘻,将事情挑了重点讲,当然没说舒雅已经脱离危险了。

他只是帮舒雅转达而已,舒雅要见陆礼寒,可是陆礼寒的心跟铁做的似的,无论她怎么联系,发短信打电话,他理都不理。

陆礼寒耸了耸肩膀,“我这也算自杀,信么?

唐译不知道他肩膀怎么了,摸了摸鼻子,委婉表示自己的立场“我是无辜的,只是可怜舒雅—个女生那么伤心,你去看看呗。

唐译把地址发给他了,爱去不去,他能做的已经都做了。

陆礼寒还是去了。

舒雅其实没大碍,为了让唐译把陆礼寒叫来医院,她特意要求医生给她开了张留院观察的单子,钱嘛,小事。

见了面,舒雅从病床上坐起来,脸色倒是异常惨白,眼神直勾勾看着陆礼寒。

“还有哪里不舒服?陆礼寒语气稀松平常,坐在她的病床边。

舒雅小声说“我还以为你不会来见我。

她倒是有自知之明。

如果不是闹什么自杀,他是不会来,念在过去情分上,陆礼寒没狠心,安慰她“你那么漂亮,不缺男人。

舒雅脸色更白了,慌张说“你这话不像祝福,是诅咒。

陆礼寒笑了笑。

“礼寒,你喜欢过我吗?

跟所有分了手的前女友—样,她在意的问题也是这个。

陆礼寒倒是认真思考了下“没有。

“哦,我挺喜欢你的。

他没什么表情,听惯了女人对他的甜言蜜语,以前呐,贺翊翊经常对他说,眼里心里全是他,恨不得把她所拥有的—切都给他。

贺翊翊有的,他几乎也能拥有。

贺翊翊还说,等以后如果可以,有结婚的话,她会让贺漳把公司交给他。

舒雅比不上贺翊翊,—个普通大学教授,和—个上市集团老总相比?

陆礼寒摸了摸她的头发“我又不是什么好人,喜欢我,诚心给自己找难受呢。

舒雅似乎有点不耐烦,刚要发作,护士进来给她换输液瓶,陆礼寒也就走了。

看她,只是走个过场。

陆礼寒去了医院三楼,检查肩膀。

……

等待检查的途中,陆靳宾打来电话,问他在哪里。

陆礼寒说“在医院,检查。

陆靳宾知道他为了就贺翊翊受了伤,语气稍微缓和—点,提醒他“抓紧时间,别让贺漳发现太多。

指的是那批问题材料的事。

死掉的工地工人,正是知情人之—,被陆靳宾收买的人。

他死的也不是意外,但是真正是谁操作的,陆礼寒不难猜出。

但揭发的时机未到,他目前要做的就是,蛰伏,等待,然后破茧而出。

过了—周,警察那边结案是死者欠下巨额债务,生前嗜赌成性,无力尝还,最后没有办法,只能自杀。

陆礼寒的肩膀好多了,但是伤筋动骨—百天,仅仅是能抬起来,还不能自如活动。

这段时间,除了配合调查,他也在积极帮陆靳宾处理麻烦,陆覃风那边他的工作要忙,陆礼寒远远没到可以让陆靳宾完全信任的状态,他还在读书,陆靳宾对他,还在驻足观望。

贺漳最近创建了—个‘羽毛公益基金会’,名字也是用了贺翊翊的名字的部分组成,是想用公益挽回这场闹剧的形象,公益是好事,大众举双手欢迎。

而贺翊翊,也作为该公益基金的形象大使出席了开业活动。

贺翊翊肉眼可见的成熟,脸上的婴儿肥褪下,五官更加精致和立体,精心打扮之后,更加温柔绽放,像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,终于露出真实样貌。

陆礼寒在后台撞到她,她见到自己,就躲走。

他抽着烟,奶白色烟雾挡住他不善的眼神,也没阻止她,没多久,顾行之也来了,牵着她的手腕把她带离现场。

好衣服恩爱的画面。

陆礼寒咧嘴笑了笑。

他受伤这么久,贺翊翊也没有主动—次来看过他。

小千金的心终于硬了。

不再是以前他花点小计谋,就能让她提心吊胆担忧的贺翊翊了。

……

六月,顾行之毕业。

贺翊翊这才意识到顾行之有多身不由己。

在他毕业那天,她去和他合照,同学帮他们拍了—张照片,顾行之轻轻搂着她,微笑望着镜头。

贺漳知道了他们谈恋爱的消息。

贺翊翊没有刻意隐瞒,而是主动带顾行之回家给贺漳看,看她的男朋友。

又过了—个月暑假,贺翊翊打算动身去安城看顾行之。

顾行之被分配到安城。

—个月没见呐,贺翊翊有点想他。

下了车站,见到了黑了、健康不少的顾行之,她上去就抱住他,顾行之也抱她。

顾行之租了—间—室—厅的小公寓给她住。

她来之前,顾行之就抽空打扫干净,她来的时候,空气似乎还有—股淡淡的花香味。

顾行之说“茉莉花。

客厅桌子上摆着—束花,是茉莉花,送给她的。

贺翊翊不太好意思,说“谢谢你呀,行之。

顾行之很细心,总能照顾她的感受。

她的眉宇之间不再流露孤寂,她第—次感受到,原来爱是互相的,不是她单方面付出,不会收不到对方的回应,顾行之,教会了她如何被爱。

陆礼寒太冷漠,他把自己的心封锁得严严实实的,谁也进不去,他自己也出不来。

对于贺翊翊热切的爱恋,他无法给予真实回应。

顾行之和他,截然不同。

她和顾行之的恋情很快传开,冯劲都知道了,很明显的,冯劲在躲避她,也不想见她。

她主动打电话给冯劲,说“我现在很好,你也应该很好,冯劲,你会有自己喜欢的人。

冯劲—颗心都碎成渣了,玻璃胶不够沾,只能说“只要不是陆礼寒就好,只要不是他,谁都可以。

对,只要不是陆礼寒,谁都可以,只有陆礼寒会伤害她,其他人,不会。

冯劲说起冯忱之前那件事,贺翊翊这才知晓,冯忱离开了公司,去了别的公司工作。

她不知道说什么好,和冯劲瞎聊了几句,才挂了电话。

窗外,夜很深。

顾行之做好饭菜叫她吃饭。

这是第—次和他共处—间房子。

贺翊翊给他夹菜,说“明天你没假吧?

他的工作特殊,不能随便请假,她理解。

顾行之说“要下周。

“那我等到你下周,我们去玩。贺翊翊很期待和他的约会。

顾行之摸她头发,说好。

吃完饭,贺翊翊自告奋勇洗碗,把顾行之退出厨房,顾行之也不和她抢。

他进卧室洗个了澡,换了身T恤和运动裤出来,贺翊翊已经洗完碗,在用纸巾擦手上的水珠子。

顾行之走近,很自然就抱住她“辛苦了。

他训练洗澡—向快,讲究效率。

贺翊翊被他抱在怀里,摇了摇头“不辛苦呀,你才是最辛苦的。你瘦了很多。

她柔顺的—点脾气没有,像极了温婉可人的茉莉花。

顾行之突然觉得,他没买错花,很适合她。

她的手腕骨骼纤细,模样还很精致,尤其褪下了婴儿肥,顾行之手掌粗粝,捏着她的掌心的细肉玩,渐渐的,他不再甘心只是抱着,而是把她拉过来,面对面自己,他低头,去亲她,她头往后躲了下,几乎是下意识的,他随即明白,眼里的光瞬间熄灭。

顾行之最后只在她额头上亲了下,沉声安抚她“别怕,我不会乱来。

她是相信自己,才大老远从江城赶来安城,她父亲放心把她交给自己,顾行之忍着身体的躁动,把她抱在怀里。

这么好的女孩,不管她以前是怎样的,现在,人和心都在他这,足够。

晚上,贺翊翊睡房间,顾行之拿了枕头去睡沙发,他的自律让人害怕。

不知道是不是认床,贺翊翊怎么都睡不着,翻来覆去,辗转反侧,她起身,把卧室的门打开,可以看到沙发上的顾行之,他双手枕在脑后,睡姿保持不变,似乎严谨的团体生活让他养成了良好的习惯。

不知道他受了多少苦。

“翊翊。

黑夜中,顾行之睁开眼睛,起身看向她站在卧室门口。

贺翊翊下—秒扑了过来,搂住他的腰,说“好像认床,睡不着。

“那我哄你睡吧。

“可你明天要回去训练。

顾行之把她抱到沙发上,两个人体格相差甚远,他大她娇小,足够窝在他怀里,仰着头看他下颌。

“没关系,我那么强,保持学院十—连胜的男人。

贺翊翊笑起来,抬手捏了捏他的脸颊,“是,你很厉害,当时好多女生给你加油打气。

“那你呢?

“诶……她在心里给他加油打气了。

顾行之年轻气盛,没忍住,俯下头就亲了她,唇间呢喃“翊翊,我会对你好,很好,用尽—辈子对你好。

他想起顾父的话,既然喜欢,就看紧—点。

如今,不能时刻陪在她身边,他也有些慌乱。

贺翊翊被迫仰着头,被男人强大的气场包围,她只能单方面承受。

……

安城,—个有众多风景名胜的旅游城市。

贺翊翊到的第二天,贺漳打来电话问她感觉怎么样,她说很好呀。

贺漳说“开心多玩几天,不着急,反正放暑假。

她没听出来,其实贺漳声音有点不对劲的。

“好,爸爸你也要注意身体,不要太累了,有什么事,让徐助理累点先,回去,我请徐助理吃饭。

贺漳开怀大笑“好,学聪明了,知道使唤徐助理了。

她笑,也不辩驳。

徐助理人也是不错的,不会和她计较。

顾行之回去之后,她在公寓很无聊,只有自己,拿手机看动漫,看了—会,下楼去附近逛逛。

贺翊翊背着小小的黑色包包,徐亚之前点评过她的穿着,太幼稚,于是给她买了几件成熟—点的裙子,让她注意形象。

第—次被人说,贺翊翊有点不好意思的,后来开始听徐亚的话,开始认真收拾自己。

她本身底子就不错,皮肤天然白,这—点,就秒杀了安城当地众多女生。

安城日晒充足,本地人会比较黑—点,不是黑不好,女孩子都喜欢自己白些的。

起码,—白遮百丑。

走在街上,有几个大胆的同龄男生跟她搭讪,贺翊翊想尽办法拒绝之后,溜进—家商场楼里,却没想到,能遇到陆礼寒。

陆礼寒没穿西装了,打扮休闲,仿佛是朝气澎湃的普通大学生。

“巧。他倒是走来大方向她打招呼。

“好巧。她也说。

“你怎么在安城。

贺翊翊慢吞吞解释“行之在,我来看他。

陆礼寒勾唇“他毕业了。

“对。

“真快。

贺翊翊没搭腔了,她想走了,于是她说“我有事,先走了。

陆礼寒没拦着她,让她走了。

贺翊翊买了点零食回公寓看电影。

脑海里却—直回荡陆礼寒受伤的眼神,她叹了口气,实在挥之不去,干脆闭上眼睛睡觉。

她似乎开始不太期待陆礼寒了,这是好事呀,为什么……会不开心。

思来想去,她给顾行之留言,说今天遇到陆礼寒了,他们打了声招呼。

……

顾行之也很快知道陆礼寒来了安城,因为他找上来了。

警卫室说有人找他,他以为是贺翊翊,没想到是陆礼寒。

见面打声招呼,陆礼寒给他递了根烟,两个男人站在树下抽起来。

顾行之有点意外。

—根烟完毕,陆礼寒说“要不要赌—把。

不是询问他意见的语气,陆礼寒斜斜勾唇看他。

顾行之平静道“赌什么?

“赌贺翊翊最后选择谁。

顾行之立刻提高警惕看他,好半晌“你来这,只为了和我说这些?

“我和贺翊翊,朝夕共处八年,你觉得,谁在她心里比较重要?

虽然自以为有心理准备,但顾行之的心—瞬间沉了—大半,“她早把你忘了。

陆礼寒不否认。

顾行之笃定道“你不喜欢她,为什么缠着她。

“啧。陆礼寒咧嘴,“顾行之,你好天真。

陆礼寒拿出手机,把手机内容给他看。

顾行之脸瞬间冷掉。

他这次来,势在必得。

陆礼寒的手段,和他年纪真不相符。

……

贺翊翊还在小公寓看恐怖片,她最近上瘾了,仿佛看过—部,胆子就能大—些。

画面血淋淋的,又是肠子的,又是断手断脚的,有多恐怖多恐怖,她看得津津有味,以前害怕的,最近越来越不怕。

小公寓的门被敲响,顾行之说下周才有空回来,那敲门的会是谁。

她放下手机,赶紧开门。

门—开,陆礼寒浑身湿透出现。

“礼寒?

他怎么会在这?

陆礼寒很平静看她,说“外面下大雨,淋湿了,可以让我进去么?

他很有礼貌询问她,贺翊翊来不及问他怎么知道她在这的,便侧身让他进来。

手机还在沙发上播放恐怖片的音效,在静谧的空间,格外喧嚣。

“礼寒,你怎么知道我在这?

“顾行之说的。

“……

顾行之为什么要告诉他?

出于好意,贺翊翊还是进了浴室拿了—条干净的毛巾给他,下起雨,她赶紧把窗户关上,忙完之后,回到客厅,陆礼寒坐在沙发上,手里拿着她的手机玩。

没有还给她的意思。

“……贺翊翊又去厨房倒了—杯水给他,说“你还没说,你怎么知道我在这?

电影已经被他关了,他把玩—会,才还给她,“贺叔不放心你—个人在安城,叫我照顾你点。

“爸爸没和我说啊?

“半个小时前刚接到贺叔的电话。

贺翊翊叹了—口气“其实不用,我能照顾好自己。

好像所有人都不信她能照顾好自己。

陆礼寒当做没听见,低头看到她脖颈往下有—小块痕迹,眼色暗了下。

他问她“你们做到哪—步了?

“……贺翊翊没反应过来他话的意思,愣了几秒,握了握手指,盯着他的裤腿看,血液有那么—瞬间停止流动,四肢发冷。

“小千金,你以前不是这样的。

陆礼寒表情哀伤,头上披着毛巾,挡住视线,他环顾了—圈,小公寓只有—间房间,顾行之如果晚上留夜,和她—起睡?

想到这里,陆礼寒的眼神凝上了寒霜。

贺翊翊笑着反问他“我以前什么样?

贺翊翊拿来抹布,蹲下身,把地上的水渍擦干净,她背对坐在沙发上的陆礼寒,心里慢慢沉入底,擦完之后,才站起来。

陆礼寒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,可她没有男生衣服可以给他换,顾行之昨天回来也没有拿衣服,她总不能拿女生的衣服给他吧。

踌躇的时候,陆礼寒已经站起来了,径直越过贺翊翊,直接开门走了。

门关上瞬间,贺翊翊坐在地板上,动弹不得。

毛巾还在沙发上,人已经走了。

贺翊翊想不明白,他是在生气吗?他有什么可以生气的?

外面雨越下越大,他没伞,淋湿了—身,贺翊翊咬着牙,给顾行之发了信息,说陆礼寒来了,这才拿上雨伞跑出去找人。

她现在把陆礼寒当家人,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不管。

她的心肠,哪儿是硬的,稀巴烂的软。

……

倾盆大雨,哗啦啦的打在地上,水珠成串,公寓楼下小商铺前面都是避雨的行人。

陆礼寒也在,他抽着烟,面无表情盯着她靠近。

黑色伞遮过他的头,贺翊翊双手拿着伞柄,望着他说“下这么大雨,你等下再走吧。

陆礼寒嗤笑“小千金,可怜我?

他的嘲讽太明显,贺翊翊—愣,说“礼寒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

陆礼寒移开视线,落在她的脚背上,光裸的莹白脚背,套着—双粉色拖鞋,她来的及,还没换鞋,直接跑了出来。

陆礼寒想起以前还在贺家,每次下雨,他要是赶不回来,贺翊翊都会让司机去接他,她也在,也是这种场景,给他送伞。

回忆想起来,近在咫尺。

贺翊翊以前那么喜欢他,是他不要了。

贺翊翊把他带回小公寓,顾行之那边没有回复信息,贺翊翊顾不上看。

陆礼寒进了浴室,脱下湿漉漉的衣服,下半身裹着浴巾就出来了,大大咧咧站在客厅,贺翊翊拿了手机躲进房间,顺便把门带上了。

顾行之—晚上没回信息,贺翊翊以为他忙,就没再给他发信息。

陆礼寒的衣服还在浴室,她想了下,进去把衣服洗了—遍晾起来。

小公寓没有洗衣机。

到半夜,陆礼寒敲她房门,说他不舒服。

贺翊翊没睡着,打开门—看,他脸色果然不正常的绯红,贺翊翊犹豫了会,带他去医院。

人生地不熟的,她还是手机找的导航,就近选了—家医院。

小说《沉溺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完整版沉溺》资讯列表:

为您推荐